追蹤
【諸殺靜蓮】
關於部落格
  • 1087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6

    追蹤人氣

醉(骸X雲) 全 慎入

骸x雲

某年某月某天的早上(啥?)

唯恐天下不亂,殺人做為遊戲,以玩弄(對,玩弄)雲雀恭彌為樂的黑心大魔王―六道骸

他,正在某條街閒晃。

PS:事實上我們發現他除了閒晃外還多做了某些事....例如說是用地獄道把街道毀容、任意破壞牆壁、對於眼前不看不爽的事物通通消滅等....


不過這些動做都在遇上某人之後停止了....

 

恨透沒用的弱者,見人不爽就打,以拐飛別人加當街勒索為己任的風紀委員長―雲雀恭彌

他,正在某條街散步。

PS:當然,我們不時會看到有人從他走的那條街上很有秩序的一個個飛起再落下,有些人的庭園也下起了幾場每週必見的''人雨''。

而我們的風紀委員長大人今天的閒情逸致在遇上某人之後完全消失...


俗話說的好,這就叫所謂的"狹路相逄"吧。

同一條街,一邊堆滿了石塊,另一邊則是一堆躺平的人,中間則夾著一間小的可憐的居酒屋,兩個人就在互相瞪視的狀態下僵持了一個多小時之久,直到腦中缺了三條筋,神經少了一大截的彭哥列第十代目―澤田綱吉以及里包恩從另一條路到達現場為止。


還未發覺事情不對勁時的澤田先生一開始便採燦笑攻勢對著兩個微笑微笑再微笑

然後...委員長大人的冷眼瞪視外加鳳梨先生的邪笑寒氣就在此刻完全轉移到他身上,三人之間的溫度降到了冰點以下(汗...

這時,里包恩大人說話了...

「大家都在啊,那我們可以開始家族的會議了。」果然是語出驚人,只是想喝酒也可以說的這樣正式,不愧是里包恩(?)

「我不要。」反應同樣迅速的雲雀先生一馬當先的拒絕。

「你怕會醉?」這時鳳梨先生運用起了最古老的一招''激將法''成功激起了雲雀先生的怒意(謎:應該說本來就很火了?)

「誰怕啊!」緊張緊張,兩人之的敵對意識已到達臨界點了....

「那個...我還未成年欸...」路人們再度敬佩起十代目的勇氣,不過很可惜,抗議無效。

「你別想跑!」鳳梨先生和雲雀大人很有默契的一人抓一邊,把阿綱給拖進了居酒屋裡,里包恩怎是慢慢的踱進店裡。

 

-*-*-*-*-*-*-*-*-*-*-*-*

如果說酒過三旬便會醉,那眼前的四個人,呃不,應該說三個人(綱吉先生宣告陣亡....)就是酒國的英雄了。

如果你沒有看過何謂酒瓶山,那麼看倌們,你們賺到了,眼前就有一堆酒瓶山,完全由人工製造,而且還在持續增加中。

「怎麼,小麻雀,你不行了嗎?」帶著三分醉意,笑的很痞的六道骸拿著不知道第幾瓶XO邊笑邊問。

「閉嘴,不淮再那樣叫我,不然我咬殺你。」雲雀皺起眉,臉上寫滿了不爽,順便把手中的威士己乾掉。

「好好~小恭彌。」臉上仍是帶著百分百的微笑(謎:我要更正,是奸笑...)


NEWS插撥:方才發現並盛鎮的一家居酒屋外陳屍著一具屍體,上方還插著一支寫著"我是謎之聲"的小旗子。


鏡頭回到店內....


『奇怪...怎麼空調關了...』已至七分醉的雲雀稍微拉開了點領口,替自己搧著風。

「小恭彌~怎麼啦?你好像很熱呢?」看出端倪的骸笑著問。

「不關你的事。」雲雀回答。

「真討厭,小恭彌不可以說謊喔~」嘴上是這麼說,不過骸卻是偷偷的向雲雀移進。

「吵死了。」雲雀乾脆解開領口上方的兩顆扣子,隱約的露出因酒意而呈淡粉色的鎖骨。

「我說小恭彌呀~你這樣我會害羞的唷~」現在六道骸與雲雀恭彌大約仍距離1公尺。

「我呸,你羞個屁啊?」不知是不是因為醉了,現在雲雀先生說話似乎是用詞欠佳啊。

「你不怕我把你推倒嗎?」

「只要你有本事。」雲雀笑了。

這時,我們可以看出雲雀同學已經醉昏頭了,連某人的手已經撫上他的臉頰,他還做出一個令骸差點噴鼻血的畫面...

他,輕輕的勾著胸口的領帶,慢慢的拉開...臉上還帶著誘人的笑容...

『娘,感謝您把我生下來啊!!!!!!!!!』<---來自骸大人心中今天第N次暴走的聲音........

 

骸輕輕一扯便把雲雀整個人扯進他懷裡,而兩人正好被酒瓶山圍住,我們的里包恩大人還自己另圍了一座小山,自顧自的喝著呢。

「我說,你這是做啥?」恭彌挑眉,瞪著離他臉只有十公分的男人,他以很不舒服的姿式靠在骸的身上,而他現在又熱的受不了。

「沒事ˇ」看出親親寶貝(?)的不滿,骸把雲雀轉了一圈,讓他的背靠著他的胸口,再從後面攔腰抱住。

「沒事就把你的手拿開!」拍掉骸的手,雲雀還想站起來,不過只成功了一半,下一秒他便因重心不穩整個躺倒在沙發椅上。

「呿。」臉上寫滿了不爽,不過他也沒有力再站起來,只好用力的瞪著眼前那個笑吟吟的傢伙。

「怎麼?小恭彌沒力啦?那,我不客氣了(?)」骸笑著說。

廢話,又不是傻子,雲雀要是知道他自己有這麼放的開的一天,那他的名字就可以倒著寫了。

所以啦,六道骸先生當然要見機行事囉(?)


因酒意透著淡粉色的肌膚,微啟的薄唇

美而豔,實為絕色。

不會放過眼前的大好機會,骸深深的吻了下去。
-*-*-*-*-*-*-*-*-*-*-*-*-
雲雀並未因這突如其來的吻有太大的動作,他只是想推開這個突然吻他的男人,但無奈雙手已被壓制在後;因下意識的想結束這個吻而自動的想咬對方,無奈,下顎早被骸給牢牢的扣住

於是,溫熱的舌探了進來。

於是,霸道的氣息填滿嘴。

於是,沉淪,沉淪在這濃烈的吻裡。

雲雀礙於渾身無力加上被狹制,他只能讓自己的理智隨著肺部的空氣一點一滴的被啃噬殆盡。

骸直到雲雀以為會窒息而死才放開他的嘴,鬆開下顎,讓他大口的吸氣。

不過新鮮的空氣也頓時讓雲雀清醒不少。

「咬殺。」話還沒說完,拐子已經打到骸的身旁了,不過骸只是抓住他的手,然後搶走他的拐子丟在一邊,接著毫不留情的撕開他的制服,讓雲雀近乎完美的身材曝露在外。

「恭彌寶貝~乖點,很熱吧?」骸輕輕的在他耳邊吐氣,惹得他一震戰慄。

語畢,在身下人兒的頸上及至鎖骨、胸口、腰部、腹部,慢慢的,烙下一個個遠比他體溫還高的吻。

雲雀禁不起這一串的撩撥,嘴裡溢出的是極為輕柔的嚶嚀,卻也顯得他極為克制。

「走開....啊、啊啊...」雲雀才正想推開壓在身上的超大變種鳯梨,沒想到...骸竟然會直接含住他的...

嬌媚噬骨的浪蕩呻吟隨即無法阻止的從雲雀口中發出,害得骸差一點就克制不住直接在這裡要了他家寶貝(?)

「啊...哈啊...啊、啊啊、啊~~」禁不起再三的挑弄,雲雀很快就洩在骸的口中。

白濁的液體從骸的嘴角流下,不說半句話,雲雀的嘴再次被堵住,混合著酒氣和自己的味道讓雲雀更加暈眩

不知是否是真的醉了,雲雀竟然不自覺的回應著骸的吻。

骸大人發現這點後卻收了手...離開他的唇,細心的幫他拉好衣服(上衣不算在內...因為破了)接著打橫抱起雲雀,頭也不回的離開居酒屋。
-*-*-*-*-*-*-*-*-*-*-*-

骸抱著雲雀,往自家的方向走去(謎:在黑曜鎮欸!!!! 作:請注意,我們的鳳梨兄不是一般人(笑

(應該說是飛奔才對…)

暴力的踹開門再踢回去,懷裡的雲雀雖處於昏沉狀態,仍發出了抗議的呢喃。

不分由說的扯掉懷中人兒的下褲,再度吻上他的唇,熱舌滑過貝齒、舔著豔紅的唇瓣,箝制下顎,和雲雀的軟舌嬉戲,無法吞嚥的唾液便因地心引力作用而滑下嘴角。

「唔,嗯嗯,唔…哈啊…滾開…唔。」被吻的渾身無力的雲雀只想把身上的重量給移走,雙手被骸固定在上方,雙腿被骸惡意的分至兩旁,對雲雀來說實在是個不舒服的姿式。

「小麻雀,待會你就會叫我別走了…咳呵呵呵呵…」骸的怪異笑聲(更正:變態笑聲)響起,他扯掉自己的上衣,放肆的在恭彌身上遊走。

光滑細嫩的肌膚,嬌小挺立的果實,骸在上面烙下細碎的吻,同時不忘在上面留下印記。

很快的恭彌的分身便再度開始溢出白濁的液體,骸沾了點後便將它塗在那正一開一合的花穴入口上,
「住手…啊…痛。」被異物侵入的感覺相當不好受,不過骸並沒有因為這樣而放棄。

經過體液潤澤的手指輕易的進入,沒關係,六道骸他不急,所以就慢慢來吧。

逐漸軟化的入口很快的開始帶出淫靡的水聲,骸也漸漸的增加手指到三根,雲雀的掙扎也趨緩,臉色潮紅不知是因為醉了亦或是沉醉在骸帶他的快感中。

骸放開了箝制雲雀的手,無所適從的他只能緊抓著底下的被單,咬牙忍住想要的欲望。

突地,骸的手指故易彎起,磨擦著雲雀體內,花穴一陣又一陣的緊縮,彷彿無聲的邀請。

「看不出來小麻雀這麼色啊,你這樣會害我忍不住喔。」骸說,臉上的笑意更加擴大。

「吵死了,要做趕快做…。」雲雀的鳳眼微帶怒意的瞪著六道骸,左手扯住骸的衣領,右手按下骸的頭,獻上他的吻,骸則更加放肆的吻他,掃過貝齒、囓咬嘴唇、舌頭探入對方的口腔內,不斷的和對方交纏,直到兩人都要喘不過氣為止。

「難得你這麼主動,好吧。」骸抽出手指,接著解開褲頭,露出了忍耐已久、勃發的性器。抵著花穴,一口氣向前突進。

「痛…啊…唔嗯…。」被貫穿的感覺和手指的感覺相去甚遠,花穴被撐至最大,拌隨著撕扯的疼痛感,

骸低下頭去吻住雲雀,但下身仍繼續挺進,直到完全被雲雀所包覆為止。

「真是…怎麼會這麼緊…。」骸像是滿足似的呼了口氣,伸出手,有些愛憐的的撫摸著雲雀柔軟的頭髮。

「這樣的身體…你喜歡?」雲雀慵懶的說。(小編:雲雀大人…您是真的醉了啊!!!!!!!!)

「當然喜歡,不過最喜歡你的眼睛。」骸不要臉的回答,吻上雲雀的鳳眼,接著開始慢慢小輻度的抽插著。

「嗯…啊…哈…嗯、嗯。」雲雀雙手無力的環在骸的脖子上,無法揭止的嬌吟。

將雲雀的右腳抬高,骸不停的撞著今雲雀更加瘋狂的點。

「哈啊…哈啊…再…深一…點…。」被快感和酒精沖昏頭的雲雀斷斷續續的說著讓骸更興奮的話語。

「深…點?...這樣?」骸全力衝刺著,更加深入雲雀的體內。

「嗯啊…哈、啊嗯、啊…好…。」雲雀的神智早已被抛至天際,有些浪蕩的叫著。

過了會兒,雲雀突然一個使勁,弓起身子,抵達了高潮。骸則是多抽送了幾下後,滿足的釋放在雲雀體內。


*-*-*-*-*-*-*-*-*-*-*-*-
第二天…


「雲…雲雀學長…你沒事吧?我聽里包恩說你被…哇啊啊啊啊!!!。」話還沒說完,我們的十代目首領就被一記拐子送上天空。(小編:澤田君,依您的粗神經,你是怎麼活過這13年的啊????)

「閉•嘴。」雲雀陰狠的說。

這時…醫院裡…

「真是的…骸大人也太不照顧身體了…。」眼鏡逆光,杮本千種推了推眼鏡說。

「我看是被報…。」

「犬?」杮本回頭一年,某犬已經不見了…而某把像鳳梨叉的東西從病房內收了進去…


『真是笨蛋…』杮本想。

 

END

 

感想:

頭一次寫完整篇H…

HP爆光了(倒

總之6918是好物(炸

人物個性有怪掉的部分請無視(畢竟喝醉了X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