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諸殺靜蓮】

關於部落格
  • 1087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Falchion Sword Pathouse-Chapters one

Falchion Sword Pothouse

 

 

Chapters one    亞格來訪

 

 

奧斯本大陸曆  4172 210 秋月

 諾魯平原青翠的袐密,奎特河被陽光照射,映出金黃的光茫。成群的馬兒飲用河水成長,而奎特的水也使諾魯平原成為牧草最茂盛的區域。

 奎特河自卡蒂恩山發源,繞過伊爾雷納後再向東流去,到博米爾峭壁後隨即洩而下,成為瀑布。最後匯集起來,流過闇夜森林和史崔普,以即之後的未知地區。

 微風撫過闇夜森林的茂密樹林,卻在靠近史崔普前停了下來。

 看,那林間空地中佇立著一幢木製的小屋。屋簷下掛著一面斑駁的招牌,上面依稀可見到《刀劍酒館》幾個字。

 是的,這間外觀普通、兩層式的小木屋就是《刀劍酒館》。

 推開小拉門,映入眼簾的是幾張木桌,右邊的牆旁堆了一些小木椅。中間是個長方形的吧台,吧台後面左右正對著,各開了一扇窗。右邊開了個小門,通往地窖。左邊有一個小樓梯,通往酒館的二樓。那有著店裡唯一的兩間房間。

 此時的吧台上坐著二個人,坐最左邊的是一名留著落腮鬍,淡金色短髮的中年大叔。中間的是一名鬍子幾乎和他身體一樣長的矮人。在吧台後站著個滿頭紅髮,看起來懶懶散散的青年。

 「嘿!嵐,你又來當洗碗工啊?」矮人問著那名正在擦盤字的紅髮青年,嘴裡的煙斗跟著上下晃動。

 「喔,閉嘴,史卓格。你沒別的事做了嗎?」叫做嵐的紅髮少年露出一臉不干願的表情,接著繼續擦著他的盤子。

 「嘿,別生氣。我又沒說什麼。」那名叫史卓格的矮人笑了。

 「該死的,要不是那個死老太婆,我才不會在這裡天天洗碗!」嵐大叫,差點沒把手上的盤子給摔了。

 「嵐。」那名中年大叔開口了。

 「什麼事?伊佛?」嵐斜瞄了他一眼,只見到伊佛心虛的指著他右邊

 「我想我忘了說,她上來了。」伊佛說完後識相的離座,和史卓格一起到外頭避難。

 

 

 

「你剛說哪個老太婆啊?」一名陰鬱的女人說。

 

 

「呃那個等等別衝動啊啊啊啊啊!!!!」。

 

 

 

 

 

 

博米爾的峭壁上,一名留著湛藍短髮的少女緊抓著掃把,拉了拉黑色的風衣。異色的雙瞳望著廣大的闇夜森林及其後的史崔普。

 

 

 

「好冷。」少女喃喃說道,手探到了掃把前端綁著的小袋子,接著伸了進去,像是找什麼似的。不可思議的是,那個小袋子最多容得下二個拳頭,而她卻把整個前臂給伸了進去。

 

 

少女不斷的翻找著,最後,她從那小袋子裡抽出一張泛黃、皺縮在一起的地圖。

 

 

 

「史崔普。」小心翼翼的東拉拉、西拉拉,好不容易把地圖給拉開。手指在地圖上游走著,接著在一個小黑點上停了下來。那兒寫著刀劍酒館”…

 

 

【龍】一個不屬於少女的稚嫩嗓音響起,輕微的讓人認為那只是風的呼聲。

 

 

 

「是嗎。」少女像是聽見了那小小的聲音,她快速的將地圖再度揉成一團(由此可見地圖會皺成這樣,原因就出在主人不斷揉它…),塞回袋子。接著將掃把打橫,讓它漂在半空中後再坐上去。然後,在見到黑藍色的烈炎前,少女坐著掃把向東飛去,讓深藍色的燕尾和短髮在空中飄逸。

 

 

 

 

飛行了差不多有一個小時的時間,少女穿越了闇夜森林,向那佇立在林間空地中的小木屋。是的,那就是刀劍酒館。

 

 

眼看著就要抵達,她以伏衝的姿式,整個人趴到掃帚上,以極快的速度向地面飛行,接著在即將撞到地面前來了個優雅的旋轉降落,帶起了一陣小小的旋風。

 

 

 

她邁開大步走向酒館,正考慮到底是要喊還是直接走進去時,卻聽到這樣的大吼。

 

 

「妳這頑固的死老太婆!」

 

 

然後少女很自然的閃到一邊去,在聽到一聲巨響後,那名紅髮看起來167歲的少年──嵐,便隨著看不見的衝擊波飛向天邊,化為遙遠天空的一顆閃亮星星()

 

 

 

「佩、佩莉前輩?!」少女似乎有點被嚇到了,畢竟她剛才若是沒躲開的話,就得和少年一樣化為星星了。

 

 

一名束馬尾、淡紫髮,嘴上還穿了個唇環的陰鬱女人從被破壞的小拉門裡走了出來,手中還握著一把巨大的魔杖。她輕輕的抬高魔杖,再敲到地板上,神奇的事發生了。斷掉的木板輕盈的飛回原本的位置,彎曲的金屬片也回到原本的模樣,不一會兒,小拉門便被修好了。

 

 

 

「亞格?亞格貝雅賽羅瑞斯?」佩莉似乎也因少女的來訪而感到驚訝,「什麼時候長這麼大了,來吧,進來吧。」她相當熱情的招呼著,但皺著的眉卻沒因此有一絲一毫的放鬆。

 

 

「是。」被喚作亞格的少女靦腆的微笑,接著跟隨佩莉一同進入小木屋。

 

 

 

酒館就是酒館,濃重的酒味馬上撲鼻而來,再加上不知道是誰抽的菸還沒熄掉,留下討厭的菸味。這些味道都令亞格感到相當的不適,尤其是酒。未曾碰過酒的她馬上難過的捏起鼻子。

 

 

「喔,差點忘了。」佩莉輕揮了一下魔杖,讓它回到金屬髮簪的樣子,然後走到吧台後面,在底下摸了半天後,拿出一瓶紫羅藍色和一瓶淡茶色的魔藥。接著她回頭倒了一杯清水,再將兩瓶魔藥小心的在清水中各滴了幾滴。過了幾秒後,清水慢慢的變成了黑色。

 

 

 

「喝吧,會比較舒服些。」佩莉在把那杯水遞給亞格時說。

 

 

亞格面有難色的望著那杯被變成黑色的水,然後仰頭,一口氣灌了下去。原以為會出現什麼噴火、嘔吐等等很XO的狀況,但她只是打了個小嗝,頓時那些令她作嘔的味道都消失了。

 

 

 

別擔心,佩莉小姐的除味魔藥可是沒有任何副作用的。」伊佛在走進酒館時對著亞格說,並比了個很老土的大拇指。

 

 

「就是啊。」後面跟進來,忙著找煙斗的史卓格接著說。

 

 

 

 

「說吧,有什麼事?」佩莉托著下巴、半趴在吧台上問。

 

 

「我想問問看,有沒有能夠讓死者復活的方法。」亞格微微的一抖,接著從腰包中慢慢拿出一顆,小孩子的頭骨。

 

 

 

 

【葛蕾娜,玩】那頭骨說。

 

 

 

 

 

 

一小段時間後,某位紅髮,身上只穿著半截式黑色無袖上衣,滿身泥土灰塵外加血痕的嵐爬進了酒館裡。

 

 

「喔,老天,你掉到食人巨魔聚落去啦?」史卓格半關心、半開玩笑的說。

 

 

 

 

「廢話。」嵐軟癱在地上,「可惡的女人...下手也不會輕點,妳要玩死我啊?」他一邊抱怨著不滿,一邊從褲子的口袋中掏出了兩枚做工精細的金耳環。「波布布里的耳環,我工作完成啦。」說完,他放心的昏死過去。

 

 

佩莉離開了吧台,手上多了個小瓶子,「我收下了。」她在走到嵐身旁時說,接著將小瓶子的瓶塞打開,滴了一滴瓶中的銀白色液體在嵐的身上,接著再走回吧台。「下不為例。」她說。

 

 

 

 

「知道啦。」嵐拍拍身子,像剛才那件事從沒發生過一樣似的,身上的傷口也快速的復原。「就這麼點傷也要用那個太奢侈了吧」他不滿的抱怨。

 

 

『難道他不知道他身上有三個大動脈給切斷了嗎?』亞格望著佩莉,心想。

 

 

 

 

「如果你想要,我可以再替你多加幾個洞。」佩莉瞪了回去。

 

 

「不了,本大爺還想多活個十年八年不想那麼早死。」嵐散散的回答。

 

 

 

 

『奇怪的人』亞格想,接著她對佩莉行了個禮,接著就跑出去了。

 

 

「她是妳朋友啊?」嵐問。

 

 

 

 

「不是,只是個見習生來問問題的。」佩莉回答。

 

 

「哦?那還真是個奇怪的見習生。」嵐說,「她沒事帶著個骷髏頭在身邊做啥勒?」他把玩著剛從椅上拿到的 ── 一顆中央留著裂痕的骷髏頭。

 

 

 

 

黑線黑線再黑線,在場只要是人的頭上都給他掛了三四條(當然,嵐先生例外)

 

 

【別用你的髒手碰我!】突然間,骷髏頭開口說話了。

 

 

 

 

「哇賽,居然會說話,佩莉妳是怎麼啊啊痛、痛痛痛!」讚嘆的話還沒說完,手中的骷髏頭就一躍而起,狠狠的咬住了嵐的右耳。「給我放開!你這死人骨頭!老子砸了你!」嵐氣得用力抓下骷髏頭,才剛想把它丟到地上,這時酒店卻進了來了一個人。

 

 

「對不起前輩我把。」亞格一進來,就看到嵐想把骷髏頭往地上砸,而在看到她之後,嵐和其他人都楞住了。

 

 

 

 

亞格後退了一步,接著用她最快的速度把掃帚上的小袋子解開,然後伸手把她所能抓到的東西全都一股腦兒向嵐的方向丟去,而旁觀的人(佩莉、伊佛和史卓格)一見情形不對,馬上採取避難措施──躲進酒窖去。

 

 


一張桌子擊中嵐的腰,接著是椅子,再來還有吃飯的銀製刀叉、破舊的地毯、幾把鈍掉的菜刀、一個大衣櫃、一些墨水瓶(玻璃製)、杯子、罐子、盤子、木箱、劍鈵、刀鞘…etc

 

 

只要是亞格能丟的她全丟了,導致某人現在被埋在家俱堆中

 

 

 

 

三十分鐘過後,在伊佛偷偷的打開酒窖的門,發現亞格不停的對著某顆骷髏頭道歉時他們才確定她冷靜了。

 

 

【笨蛋!白痴!健忘狂!】by葛蕾娜

 

 

「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by亞格

 

 

 

 

「要死了。」嵐在家俱堆中說。

 

 

 

 

 

 

夜晚的闇夜森林不像白天靜的可怕,許多蟲鳴和偶爾出現的亮光反而將森林點綴得相當的美麗,然而這美卻又會讓人不敢靠近。

 

 

「伊佛,再說一次你去沙羅得的冒險吧!」嵐懶懶的說。

 

 

 

 

「還要說啊,那都老掉牙了,來!吃點烤雞吧!」史卓格順了順他那長長的鬍子,叉了一大塊雞腿遞給嵐。

 

 

「真是的。」伊佛笑著說「不然這次換嵐吧,你去過史崔普的哪些地方?」

 

 

 

 

「也沒去哪,最多也只到安拜,沒有到沙羅得那麼遠。」嵐接過史卓格的雞腿,大方的啃了起來。

 

 

為何這三名獎金獵人會在戶外野餐呢?

 

 

 

 

聽說是因為某個年輕的小女巫要入住酒店;聽說酒店除了店長的房間外只有一個房間;聽說那個房間原本的主人不願意而遭到火炎彈炸飛。

 

 

以上種種原音導致這三名大男人得在外過夜。

 

 

 

 

「對了,嵐,明天我們一早要去森林找把謝馬爾做掉的傢伙,你要來嗎?」伊佛一邊抽著菸斗一邊問。

 

 

「我才不要,今天我被迫去兩趟了。」嵐望著星空說。

 

 

 

 

「唉,可憐的謝馬爾啊。」史卓格拍拍他的斧頭說。

 

 

「但願他的靈魂可以回到月神的懷抱下。」伊佛誠摯的祈禱。

 

 

 

 

 

 

酒店二樓的走廊上,少女抱著骷髏頭,站在窗邊望著在烤肉的三個人。

 

 

一陣腳步聲,打斷了少女的凝視

 

 

 

 

「還不睡?」佩莉拿著老式的燭台燈,在火光照射下,她的臉龐看起來除了美麗,卻又添了一分憂愁。

 

 

「佩莉前輩。」亞格有些侷促不安「嵐先生,是不是有心事?」她問。

 

 

 

 

「唉」佩莉嘆了口氣,「妳也19了,床邊故事是給小孩子聽的。」佩莉語意深長的說,「早點睡吧,明天還有得是事做。」轉身慢慢的離開,火光也漸漸的變小,最後消失在黑暗中。

 

 

亞格又回頭望著窗外,但這一次,是望著滿是星斗的天空。

 

 

【葛蕾娜要聽故事!】懷中的骷髏頭,不安份的發表意見。

 

 

 

 

 

 

-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