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諸殺靜蓮】
關於部落格
  • 1087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6

    追蹤人氣

空氣 (葵麗) 葵篇

                                          
                     楔子


酒吧裡充斥的香菸和酒味,對於這些味道應該是麻痹了的我,今天卻覺得有些不一樣。
  旁邊又坐了一個不認識的大叔,和那些蒼蠅一樣,用噁心的眼神看著我,這樣的情況在酒吧裡,很常見啊。 

忽然的一陣雞皮疙瘩,那個死老頭竟然伸手摸我的腿,真是令人火大,就算我還沒卸妝,一看也應該知道我是個男的吧。
 當我正想拍開那個人的手時,有個傢伙比我早了一步。

喂,這位大叔,這可是性騷擾喔。」那是個和我差不多年紀的男人,嘴裡叼著一根菸,用一副玩世不恭的態度說。
 

只見那個變態大叔滿臉窩囊的樣,慌慌張張的才想走,卻又被剛才那個男人給攔了下來。
 

「喂,連道歉都省啦?」那男人用手比了比我,而那位大叔則是飛也似的逃了開來,倒是我,半句話都沒說。
 

你常被這樣?」那男人突然問我。

「還好啦。」我老實的回答,並喝了一口酒。

「嗯?你不是今下午表演的那個吉他手
狂喜是嗎?」他盯著我問,這讓我有點不太自在。

「不,狂喜是舊名字。」我說,而我發現,這個男人其實有點面熟。
 

「噢,抱歉,我忘了
」他微笑著說。

「你該不會是
棗?」我問。

「啊
也不是。」他說,一副苦惱的樣子。

「麗。」我說,並伸出手。

「葵。」他笑著,握住我的手。
 

『吉他手,已經不缺了。』我想
 

說起來很可笑,但我們確實就是這樣認識的。
                

                                                                         
葵篇

 「麗。」

「啥?」

「不要再賴在我床上了!」葵第
N次說。

「可是葵的床好軟好舒服。」麗仍是呈大字霸佔著整張床舖。

「幹嘛每次到我家就佔領我的床啊??明明自己就有帶睡袋!」葵的頭上已經冒了不只一條青
條,嘴角還不停抽搐。

「嗚
原來葵這麼討厭我嗎?」麗發動女王最強招式之一哭二鬧三上吊()

 最後城山先生自認倒楣的拎起睡袋
(麗的),在自家房間打地舖。


今天團練完之後,麗又是大包小包的往葵家跑,這樣的情形已經持續了快三個月了,連玲汰都覺得這個他怪怪的。

「葵!再一次!」麗滿臉不甘心的說,而葵則是滿臉倦意。

「不要
我要睡覺了啦。」他說。

「再一次就好嘛。」麗像個小孩子般的耍賴。

「最後一次了喔
。」葵實在是拗不過他。


隔天,兩個人都遲到了,身兼隊長與母親之職(?)的戒當然要問了。

都是麗啦,一直要我陪他玩什麼F1賽車遊戲」葵對戒抱怨著,沒注意到肇事者已經溜到旁邊去了。

總是拿他沒輒,總是會放縱他的任性行為,也許麗從沒發現,但,有他在的地方,空氣的感覺變得比任何時候都要來的清爽。
 

葵在吧台前方,點了一杯清酒,他小口小口的喝著,一邊想著今天在Live House表演時的情景

 
麗滿臉笑意的向他走過去,和他面對面的合奏,雖說他們之間的默契本來就相當的好,但他卻覺得今天是表演得最好的一次。

想著想著,突然那張充滿笑意的臉放大了
N倍出現在他面前。

「唔啊,麗?」葵嚇了一跳,不小心打翻了手中的杯子。

「哈哈,嚇到你了!」麗那帶著點幸災樂禍的笑容,葵看得有些痴了


那笑容並非絕豔,但卻是不可抺滅的。葵的腦中突然冒出這句話。

「喂,發什麼呆啊你?醉啦?小鬼在叫我們了喔!」麗發覺葵的異樣,並同時用手在他面前揮了兩下。
「喔。」葵這時才真正回神,匆匆將杯子擺正,向團員們走去。  

 

 「大家辛苦了!Live House的活動到今天告了一段落,我們之前申請一週的假期也批準了,總之,這個禮拜大家就好好的休息吧!」流鬼說。

「太好了,這幾個月都快忙死我了。」麗率先歡呼。

「終於可以休息一下了,啊,麗,之前說好的,一起去踢足球吧!」玲汰說。

「喔,好啊,流鬼也一起來吧,人多一點比較好玩。」麗搭上流鬼的肩,葵看到時突然覺得,有那麼一點奇怪的感受。

「那麼有活力,倒不如趕快想想下個月的
Albun吧。」想都沒想就說了出,葵真的覺得自己越來越奇怪了。

「果然呢,討厭的傢伙。」

「不要才放假就說要開工嘛。


「我拒絕!」

不經大腦說話的後果是遭到團員們小小的踏伐
()

「啊,不然明天一起來我家吧。」這時,戒說話了。

「嗄?」大家有志一同的望向戒。

呃,我前幾天邀了個朋友來家裡,不過那時他有點事,剛好他明天有空,我想既然如此就大家一起來吧。」戒說。

『那個人一定是
石原前輩”…』麗、流鬼和玲汰三人想,並相互交換了一下眼神。

「好啊,我們會去。」他們同時說,而麗發現葵沒反應,於是用手去戳他。

「喔,雖然有點事,不過我會去。」葵說。

戒聽了之後似乎是鬆了口氣的樣子,他靦腆的笑著「那就等你們囉。」

隔天,麗和玲汰站在公園入口前方等著遲到的流鬼。

「小鬼怎麼這麼慢,我看他又會說
我今天和睡魔戰鬥了」麗邊說邊看著手錶。

「這麼關心他啊?」玲汰問,語氣有點酸酸的。

「真是的,這種時候還跟我吃什麼醋?不是早說了我只把小鬼當弟弟嗎?話說回來,你到底和他告白了沒啊?」麗有些受不了的說。

「呃
還沒」玲汰很老實的說。

「白痴
!早叫你要說了怎麼還不快點,你這個蠢才!」麗氣的大吼。

「要說什麼啊?」流鬼突然出現,打斷了兩人的爭執。

「沒
沒有,什麼都沒有,對吧?麗麗?」玲汰發了麗那抺只要在惡作劇時才會出現的狡黠眼神,他突然有種大限已到的感覺

「流鬼,玲汰說他~喜~歡~你~啦~~。」果然
玲汰頓時有種想挖個坑躲進去然後永遠不要出來的想法,他怎麼會交到這種損友啊?(還是青梅竹馬喔…)

「喔?我也喜歡他啊,大家不都這樣想的嗎?」流鬼似乎沒有意識到麗那番話的真正涵意,這讓玲汰感到有些難過。

「麗,讓我自己來說吧
」玲汰走到流鬼面前,望著他的雙眼「流鬼,我是認真的,我是真的喜歡。」說完這句話,玲汰臉爆紅,而流鬼也是一樣,兩個不約而同的把臉擺往另一個方向。麗看了忍不住笑了出來「你們兩個真的很笨欸。」他說。

玲汰不悅的瞪了麗一眼,這時,流鬼紅著臉說了
我也是,很小聲,但玲汰確實聽到了。

「流鬼
」玲汰才正想上前抱住流鬼,兩人就被麗給拖走了。

「戒應該已經等得不耐煩了,小鬼們要親熱等回家再說啦!」麗背對他們說,但他的聲音在玲汰聽來卻有些顫抖。

玲汰是知道的,其實麗比他還要喜歡流鬼,但卻把這個機會讓給了他,對於這點,他只有說不出的感謝。

到了戒家

真是的,我還以為你們不來了。」前來應門的戒說。

「抱歉,中途有點事情耽擱了。」麗說,而玲汰和流鬼則是不自在的微笑著。

「咦?你們兩個怎麼了?昨天沒睡好嗎?我這裡有咖啡喔。」戒說
(果然是媽媽)

「不用了,真的。」他們異口同聲的說,結果兩人又是一陣臉紅。

「欸,麗,你媒人當成功了?」眼尖的戒馬上就知道發生了什麼事,他偷偷在麗旁邊小聲的問。

這也沒辦法啊,誰叫那兩個笨蛋都找我當他們的愛情顧問,對了,葵還沒到嗎?」麗心不在焉的問。

「他早就到了,在裡面抽菸勒。」戒說。

「噢噢~」麗一聽到菸整個人精神就來了,一溜煙的就衝進去找葵。

沉默了一陣子之後
戒看著站在門口的兩個人「你們不進來嗎?」戒小心的問,因為他知道他們家主唱和Bass有關係目前處於很微妙的狀態

「呃
好。」流鬼說,兩人一前一後的進了門,戒看著他們的背影,有種說不出的感慨。
(小孩長大了啊….)<-作者在搞笑,請不要理他。

咦,戒,你在等我啊?」突然,戒的背後出現了另一個人的身影。

「石
石原學長!!」戒似乎被嚇到了。

「嗯?怎麼結結巴巴的,不邀我進去嗎?」雅說。

「啊
請進。」一看到雅,戒馬上就緊張了起來。

雅則是不怎麼在意「吶,戒,不要一直叫我學長,叫我雅就好了啊。」他說。

「啊
好的。」戒說


葵獨自坐在客廳,抽著菸,一邊想著新曲子的事,但他發現最近老是沒辦法集中精神;正確來說
是從昨天開始,每次他只要想靜下心來想曲子時,那個人的臉就會出現在他的腦海中。

「葵!」完了,連幻聽都出現了。

『這人是怎樣怎麼老是在發呆
』麗不悅的想,突然有了惡作劇的念頭,剛好葵背對著他,於是麗偷偷的走到他後面,然後用手遮住葵的眼睛「猜猜我是誰?」他說。

戒?」葵皺了皺眉戒應該不會做這種事,等等,難道...

「笨蛋,猜錯了,是我啦!」麗輕輕敲了一下葵的頭,並伸出手對他說「答錯了要懲罰!把菸給我!」

「真是的,想抽就說嘛,犯不著嚇人吧。」葵從桌上拿起菸盒,遞給麗。

「誰叫你老是在發呆,想人啊?」麗用調侃的口吻說,沒發現葵的手僵了一下。

『如果告訴他我剛才想到的是他不知道會有什麼反應
』葵想「才沒有勒。」他口是心非的說。

無論在哪,有他在的地方,空氣中的感覺就是不一樣,就像在酒吧裡第一次見面一樣,在他身邊絕不會有那種菸味瀰漫的窒息感。

「玲汰和流鬼呢?你們不是一起?」葵問。

「等等就進來了吧
」麗點起了香菸,狠狠的吸了一大口,這樣的舉動,葵並不是沒看過,只要麗的心情不太穩定時,他就會這樣。

「少抽點菸吧,連流鬼都戒了。」葵說,並捻熄手中的菸。

「囉嗦,你自己還不是一樣在抽。」麗瞪了他一眼,旋即也將菸捻熄。

「是是是。」葵想拿回菸盒,一個不小心擦過了麗的臉「唔嗯
歉?」他發現麗的樣子,真的有些怪怪的「麗在哭嗎?」

「才沒有
我幹嘛哭啊。」麗垂著頭,葵看不見他的臉,但哽咽的聲音已經出賣他了。

「還逞強,去洗洗臉吧,等等大家進來看到就不好了。
」葵好歹也是ガゼット的成員,當然知道麗、玲汰和流鬼三個的關係,只是看到麗哭成這樣,他真的覺得很心痛。

「嗯
」女王殿下難得乖乖聽話,才剛起身,就看到玲汰和流鬼走了進來,他馬上逃進戒家的廁所,把自己關在裡面。

「他怎麼了?」流鬼完全不了解狀況,倒是玲汰露出了心虛的神情,求救似的望向葵。

身體不太舒服,我去看看。」葵識相的離開,在轉進廁所的轉角前,看到了戒和雅也走進了客廳『今天會不太好過啊』他頭痛的想。


「咦,你們團的人都到啦不對,少了兩隻。」雅一進客廳就看到了流鬼和玲汰,不過剛才在和戒說話,沒注意到消失的麗和葵。

「啊,石原學長。」流鬼相當有禮貌的打招呼,玲汰也微微的鞠了個躬。

「怎麼每個人都一直叫我學長
。」有點小小的不悅,ガゼット的大家最多也不過只小也一歲而已啊。

「呃
習慣了嘛,你別在意,大家都餓了吧,我去拿吃的東西過來。」戒說,剛才他有瞄到葵的身影,到了客廳發現麗不在,他已經大概知道發生了什麼事了。

「喔,麻煩你了。」雅說完,很大方的找了個地方坐下,開始和一旁的兩人聊了起來。


走到廁所前,葵已經聽到那極為細小的啜泣聲,他突然覺得心臟有種緊縮在一起的感覺。走上前,握住門把,麗似乎沒有鎖,輕鬆的轉開了。

麗坐在地板上,將頭埋進膝蓋間,小聲的哭著,葵嘆了口氣,帶上門後走到麗的旁邊坐下「你忍多久了?」他問。

三個月」麗的回答幾乎像蚊子在叫,不過葵坐得近,勉強聽得到。

「你是笨蛋嗎?照這樣子你就算是憋死了我也不覺得奇怪
。」葵伸手弄亂了麗的頭髮,逼得麗抬頭看他。

不出所料,紅腫的眼睛、清晰可見的淚痕,葵看見麗那張悽慘的臉時,突然有種希望自己才是麗心上人的感覺,如果是他的話他絕對不會讓麗哭成這個樣子。這樣的想法讓他嚇了一大跳,隨手拿了一條毛巾塞給麗。

「心情好點再出來,我等你。」他煩躁的站起來,離開了廁所,留下了滿臉疑惑的麗。


「啊,葵,麗好點了嗎?」葵才剛把問關上,戒就偷偷拿著兩盤菜走了過來。

「大概吧。」葵說,有點心神不寧的樣子。

「葵。」

「幹嘛?」

「你是不是喜歡他?」戒小聲的問,他可不想再去刺激麗。

「不知道啦,你手上拿著是要給他們吃的吧,還不快去?」葵故意轉移話題,等戒離開之後,他便靠在牆壁上,『我喜歡麗
是這樣的嗎?』他想。

過了一會兒後,麗走了出來,臉上帶著抱歉的微笑,「不好意思
讓你擔心了。」麗說。

「不會,你確定沒問題了?」葵看著麗,語氣相當的柔和。

「嗯,雖然需要花點時間,不過我會試的。」麗澄澈的眼神讓葵了解,他已經能面對了。

「那就走吧。」葵率先離開,對於這個頑固又任性的傢伙,也許他永遠沒辦法不擔心吧。

「等等我嘛
」麗急忙跟了上去。


戒,你真的很會煮欸~」雅是一碗又接著一碗的害得戒緊張的半死。

「因為他是
ガゼット的母親嘛。」流鬼也不落人後,並不在意自己的豪邁吃相。

「決定了,我要當父親,這樣就可以天天吃到戒的手藝了!」雅在扒光碗中最後一口飯時說。


「啊,不行!戒是我們的!」流鬼聽到後馬上反駁。

「真小氣,又不會死。」

「我們才不要石原學長這樣的父親勒,對吧,玲汰!」被點名的人則是一臉茫然。

「哼哼哼,沒用的,戒已經是我的了。」雅以大魔王型態從背後挾持戒。

「等等
你們兩個別這樣」戒很想掙脫,但雅抱得死緊,而流鬼又一副殺氣騰騰的模樣,戒很擔心等等要是兩個人打起來他會被波及


「搞什麼啊?石原學長你們在玩什麼遊戲?還有小鬼為什麼你站在桌子上?」葵一進來就看到方才的混亂場面。

「喔,是葵和麗啊?你們上哪去了?要來阻止我的嗎?」雅仍是抱著戒不放。

「麗肚子不舒服,我陪他去一下廁所,還有我對你們的遊戲沒興趣。」葵完全不管戒的求救目光,自逕幫自己和麗各添了一碗飯後坐下來開動。

現在的葵可說是啟動了完全的無視機能,直到麗開口說話為止。

「果然我還是應該先回去比較好呢
。」麗偏頭不看旁邊鬧成一團的四人,雖然說著喪氣話,但還算冷靜了。

「真的不行的話我陪你回去吧。」葵抬起頭,盯著麗的側臉。

麗真的長得
很美-雖然男人不太會想到這個詞,但麗就是給他這樣的感覺,再說,麗最近在舞台上的動作也比較放得開了,應該說,變得性感了。當他發現有別的人一直盯著麗的時候,他會覺得很不高興,很想把麗給藏到自己身後

「葵,你怎麼又在發呆了?沒事吧,別嚇我啊。」麗的聲音出現了些許焦急,也難怪了,最近葵發呆的次數可是暴增了好幾倍


「不,沒事,我在想
Album的事。」葵隨便胡謅個理由掩飾他的震驚-原來他一直都喜歡麗,一直都是,什麼時候開始的?他怎麼會這麼晚才發現呢?

「又是
Album,你這個工作狂,我帶了酒來,忘了工作的事啦!」麗翻了翻白眼,從自己的袋子中摸出兩罐清酒「怎麼樣?來比賽吧。」他說。

「比就比,你可別醉了。」葵笑著答應了,而一旁的四人早被戒搬出來的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