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諸殺靜蓮】

關於部落格
  • 1087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空氣 (葵麗) 麗篇

麗篇

 隔天

 麗醒來發現自己一絲不掛的躺在床上,而葵也同樣身無半縷的睡在他的右手邊

「葵
你你你我我我我我昨天到底發什麼事了!!」麗激動的大叫。

「喔呀,麗寶貝你醒啦。」葵用一副痞到不能再痞的口吻說,並坐了起來,用奇怪的眼神看著麗。


「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為什麼我什麼都沒穿
。」麗的精神已經接近崩潰邊緣了。

「啊,怎麼可以忘了呢,不過這也沒辦法,你醉了嘛。」葵笑的越來越詭異,麗聽了是一陣頭皮發麻「沒什麼啦,只是你昨天的模樣實在太可愛了
所以我了ˇ」句末加愛心,葵一副陶醉的樣子讓麗的雞皮疙瘩掉了一地。

「既然寶貝你醒那麼早,那就再來一次吧ˇ」葵說完抬起麗的下巴就要獻上一吻


「啊啊啊啊啊!!!!!!!!!呼
」麗睜開了眼,驚魂未定的大口呼吸著.『原是是夢啊』他想,坐起來確認衣服是否都還在他身上。

「唷,麗你醒了,怎麼一直在流汗?做惡夢了?」葵打開了房門,他剛才被麗的大吼給嚇到了。


「啊
嗯。」麗看見他之後才定下心來,等等,不對,剛才惡夢的主角不就是他嗎?

「還好吧?」葵走近他,並伸出手想確認麗有沒有發燒,但麗卻下意識的逃開了。

「沒
沒事的啦,只是有點頭痛就是了」麗不想讓他發現自己的窘態,用微笑敷衍過去。

「誰叫你昨天要喝這麼多,活該,我去幫你倒水,你再多躺一下吧。」葵說完後就離開了,這讓麗鬆了口氣。

『為什麼會做那種夢啊
』麗晃了晃腦袋,希望自己能清醒一點。

他是知道的,昨天一到葵家他其實有稍微醒了一下,但心裡的酸澀感讓他覺得好難受,所以才想試著對葵耍賴,但沒想到影響會那麼大
昨天,葵握著他的手,讓他安心入睡,而那溫熱的感覺到現在都還留著。

麗躺回床上,很快的又陷入了沉睡。

「麗,要吃早餐嗎?麗?」葵拿著水和兩份早點走進房間,發現麗又睡著了,看得他的睡臉,葵笑了,他小心的在不吵醒麗的狀態下坐到床邊,總覺得,空氣中的味邊又變了,多了一種甜膩的感覺。

「唔嗯
葵?」麗睜開眼,看見了笑吟吟的葵「我又睡著了?」他說,忍不住揉了揉眼,動作和小貓沒兩樣。

「咳嗯
你餓了吧?要不要吃東西?」葵的奇怪反應,麗都看在眼裡。

「嗯,我要。」麗說。

兩個人安靜的吃著早餐
氣氛,很奇妙。

一個星期的假期很快的就過了,麗也不再一天到晚往葵家跑,兩人之間的關係似乎又回到了之前的狀況,不過,這只是表面上。

就連流鬼這樣遲頓的人都發現麗和葵變得很奇怪


「吶,玲汰
你覺不覺得麗跟葵最近變得越來越奇怪了?」ガゼット的主唱正和BASS躲在休息室咬耳朵

「嗯,他們好像一直都在發呆啊。」玲汰看著麗,那個人似乎已經不在意自己和流鬼的關係,甚至會跑過來和他們哈啦,難不成麗心態上的轉換和葵有關嗎?

「該不會是染上發呆的病吧?」流鬼半開玩笑的說。

「嗯
如果是真的,那我想戒也一定被感染了。」玲汰指了指坐在鼓上發楞的戒。

「他才不一樣,戒會這樣還不是因為石原學長
。」流鬼搖了搖頭。

「啊?學長又怎麼了?」玲汰問,卻被流鬼狠狠的敲了一下。

「你是都沒在聽嗎?學長不是要出國了?」流鬼說。

「喔,原來如此
那現在要怎麼辦?他們三個人再呆下去,下個月的Album不就不用玩了?」玲汰回答。

「我們去問戒吧,至少他應該比我們了解葵和麗的狀況
。」流鬼說完,立刻就走到戒的旁邊。「戒!」

「啊?流鬼啊
有什麼事嗎?」戒被流鬼這麼一叫,終於回過神來。

「我知道石原學長不在對你來說相當難受,但我想學長也不會想看到你這個樣子的。」流鬼認真的說。

「流鬼
」被說中心事的戒露出了難過的表情「我也不想啊只是

「只是什麼?看著學長越離越遠嗎?學長去留學了,我們更該團結起來好好努力不是嗎?」他激動的說。
(小鬼你終於長大了我好感動)<-作者遭毆

我想你說的是對的。」戒思考了一會兒後說「真的要好好振作呢!」他微笑著說。

「你們這樣我可是會吃醋的喔。」玲汰突然打岔說。

「什麼啊?我是很認真的在開導他欸!」流鬼在被玲汰從背後抱住時抱怨道。

「你們感情可真好啊
很羨幕你們呢。」戒托著下巴,靠在鼓上說。

「還好啦,對了,戒啊,葵和麗到底是發生什麼事了?」玲汰故意弄亂流鬼的頭髮,而流鬼在回
K他一拳之後就跑回休息室去了,等會兒可是還要拍PV的啊。

「呃
他們啊老實說我不知道麗的想法葵的話嘛,大概就是為了麗吧。」戒抓了抓頭,其實就連他也還是一頭霧水呢。

「葵發呆關麗什麼事了?」玲汰問,雖然那個傢伙很容易讓他替他操心,但也沒必要到那種程度吧。

「當然有事。」

「啊?」

「因為葵喜歡他啊。」

「原來如此。」等等,倒帶「你說什麼?!」玲汰大驚,沒注意到身後站著的人正是葵。

「怎麼?我喜歡他有錯嗎?」葵半是不悅,半是陰鬱的說。

「沒
沒沒沒沒沒沒有」玲汰被他這一嚇,心臟差點沒跳出來。

「唉
」葵嘆了口氣後,轉過身去,又開始發呆起來。

」這回連後面的兩個人也沉默了。

麗望著窗外,他知道他又出神了,以前也這樣過,那時是為了流鬼,但現在
他不知道,有種挫敗的感覺。

他已經不介意玲汰和流鬼了,甚至覺得流鬼和玲汰在一起,他是最開心的那一個人,那
出神又是為了什麼呢?

突然,背後一陣吵鬧,是戒,流鬼,玲汰,還有葵


是嗎?那個毒舌、冷漠、工作狂、老是不說話的傢伙會是他出神的原因嗎?

「啊,麗,你說說玲汰啦!他又弄亂我的頭髮害我被設計師罵!」流鬼一臉無辜的向麗告狀。

「沒辦法啊,只要看到他的臉我就忍不住嘛。」玲汰雙手一攤,把責任推得一乾二淨。

「夠了,你們這兩個幼稚的小鬼給我去面壁思過!」麗笑了,笑得燦爛,笑得坦然。
無可避免的,葵又被這笑容迷住了。

但這回,被麗給發現了「葵?怎麼了?我臉上有東西嗎?」麗問道。

「沒有啊,只是覺得你笑起來很好看
」等一下!!!葵突然驚覺他不小心說溜嘴了,但麗卻笑得更開心了。

「是嗎?多好看?」麗問。

「像鴨子一樣
噗啊。」毒舌的毛病改不掉,葵被麗用吉他給丟個正著,而麗則是很開心的在他身上補了兩腳。

「城
‧山‧優,你說這話是想找死就對了。」麗非常不高興的說(他都讓你砸死了…)

「住手啊麗!」戒努力的阻止麗繼續在仆地的葵身上攻擊,只是效果不彰就是了。

玲汰和流鬼則是看得皮皮挫,麗臉上掛著笑但卻在行兇的樣子好可怕啊啊啊!!!

『亮啊,高島他以前都這樣的嗎???』『才沒有!他以前很沉穩的啊啊啊!!!』兩個人用眼神交談著,沒發現麗向他們走了過來。

「兩位不知道是不是有什麼意見呢?」麗說,笑的異常燦爛。

「沒有啊啊啊啊!」玲汰和流鬼同時回答。

聽說,今天
PS公司裡,ガゼット的工作室出現了慘絕人睘的命案()

戒發現在團中,以往的角色好像變了,他應該是最常被欺負的啊,結果今天一整天都是麗在欺負其他三個人
尤其是葵,差一點ガゼット就得再去找一個新的吉他手了

「怎麼有種空虛的感覺啊
。」他喃喃的說,不過看到麗恢復元氣,戒真的很開心。

「葵,你沒事吧?」麗拿著保健箱,走到了葵的旁邊。

「怎麼可能沒事,你這傢伙下手也太狠了。」葵捂著被吉他撞到的鼻樑,悶悶不樂的說。

「抱歉抱歉,誰叫你要踩我的地雷。」麗毫無愧意的說,並拿出
OK蹦,貼在葵的手肘上「怎麼連這裡都受傷了,我不記得我有拿刀子啊。」他人畜無害的笑著,而葵則是嚇出了一身冷汗。

「喔,大概是出門時不小心劃到了。」葵說,這時麗剛好抬起頭,兩人間的距離就只有
5公分

「呃
我去看有沒有止痛的藥膏。」麗很快的退了開來向一旁走去,避開葵的視線。

「喔
喔。」葵的反應慢了半拍,他扔是捂著鼻子,臉紅得像蕃茄一樣,如果他這時回頭,也許就會發現麗和他一樣,紅透了臉。

「你看吧。」戒從門縫中偷偷看著。

「真的欸。」玲汰有些不敢相信的說。

「你們到底在說什麼啊?」流鬼仍是滿腹委曲,再說他並不知道麗對他曾有過的感情。

「沒事,流鬼你別在意,我相信葵和麗很快就會恢復正常的。」戒樂觀的說。

「真的嗎?可是他們現在跟新婚夫妻沒兩樣
」玲汰說。

「新婚夫妻?」流鬼可是越聽越糊塗了。

「沒有沒有!」玲汰還不想太早死,趕緊阻止流鬼繼續想下去。

「什麼新婚夫妻啊?」這時,身為話題主角之一的麗走了進來,「對了哪裡有止痛的藥膏你們知道嗎?」

「在化妝櫃底下好像有,玲汰說你和葵很像啦,什麼新婚夫妻
」流鬼完全沒有把自家老公賣掉的自覺。

「喔,是嗎
」麗似乎不在意玲汰說的話,這讓戒和玲汰都吃了一驚,難道他已經發現了?
麗找到了藥膏,在離開休息室前,他轉向玲汰「啊,對了,亮,洗好脖子等我啊。」他說。

麗變了,他真的變了啊,變得好可怕啊啊啊


「喏,拿去吧。」麗將藥膏拿給葵後,在他旁邊坐了下來。

「喔,謝了。」葵接過藥膏,試著自己擦,「好痛
。」他說。

「你真的很笨欸,連自己擦個藥都不會。」麗看不下去,一把搶過藥膏要幫葵擦。

「還敢說,也不知道是誰弄的
。」葵無言的瞪著麗,後者只是臉微微一紅,並不再多說什麼。
麗細心的擦著,還好沒有撞太大力,不然葵的鼻樑真的可能會斷掉(),麗雖然表面上笑笑的,但其實他也很擔心,剛才會把吉他向葵丟過去,實在是因為他太害羞了。

『為什麼他會說出那種話啊
』他想,在聽到葵說他笑起來很好看時,他真的很開心。以前流鬼也說過,但他卻不曾像剛才那樣開心過,難不成自己真的喜歡這個人嗎?

麗因為想得太認真,結果手下的力道不自覺的大了點「痛痛痛
!」葵抓住了麗的手,「好了,可以了,你應該還有別的事吧?不用管我了。」葵說,現在的他不太敢正視麗的臉,生怕又會像剛才一樣有想吻他的衝動。

「什麼啊?你這傢伙
」麗不太能理解葵的轉變,硬是把葵給拉回來,結果兩人的視線又對上了。

葵的眼神變得很怪,不同於以往的冷漠,還夾雜了些許熱情,「葵
?!」麗忍不住想問,沒想到葵突然貼了過來。

這一吻很輕,但帶給麗的震憾卻異常的大,他睜大了眼,什麼話都說不出來。

葵看到了,先是苦笑了一下,然後抱住他「算了。」他說。

麗還是沒能反應過來,算了?什麼算了?

「麗,我不知道
不過能接受我嗎?」葵不太有自信的說,誰也抓不準麗會不會答應他。

「葵。」

「嗯?」

「你這是在跟我告白?」

「對。」

「你是說真的?」

「嗯,是真的。」
麗沉默了,過了一會兒,葵發現自己的衣服好像有一點濕濕的,他低頭下去,卻看到麗滿臉淚痕。「麗?」他問

「好高興
我真的好高興」麗抽抽噎噎的說。
葵聽到了後,將麗擁得更緊了,「別哭了。」他不知道該說什麼,因為自己的心情,一定也跟麗是一樣的。

什麼時候開始的?什麼時候對抱緊自己的這個人產生感情的?
也許是在他誇讚自己的時候;也許是在他握住自己的手的時候;也許是他關心自己的時候;也許
也許是在第一次見面的時候


就這樣陷下去了,他從來沒和葵說,其實,麗只會對他一個人撒嬌,只會對他一個人擺出女王般的姿態,只對他


標題其實只是擺好看的(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