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諸殺靜蓮】
關於部落格
  • 1087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6

    追蹤人氣

Falchion Sword Pathouse-Chapters two

Falchion Sword Pothouse

Chapters Two》         吸血鬼-雷爾‧D‧德斯兀羅

一如往常般,黎明的陽光送給闇夜森林一道閃耀的晨吻後,史崔普便再度成為黑暗的地區。
不過在森林之外,則是陽光普照,雖然仍舊是怪物橫行的地方,但總比夜晚時來得好些。

「嵐,我們走囉。」扛著巨劍的伊佛和背著斧頭的卓格斯向還在睡的嵐道別後,便走入了森林。

「笨死了。」嵐小聲的說,但他並沒有起來的打算。


「哈啊…嗯…葛蕾娜…早。」亞格打了個哈欠,動作緩慢的起床。

骷髏並沒有回答,只是用空洞的眼窩看著窗外。

「嗯?」亞格順著葛蕾娜面對的方向望去,一隻七色鳥正站在窗台上,展示著牠的羽毛和尾巴,接著牠晃了晃自己抓著一個金色信封的左腳。

「學校,考試,妳準備了沒?亞格?」骷髏突然跳下了桌子,在房間製造出砰砰磅磅的聲響。

「等等,葛蕾娜,那又不一定是…。」話還沒說完,七色鳥優雅的飛進房裡,在亞格的床上放下信,接著頭也不回的離開。

「嗄?」亞格楞了幾秒,那封信立即變成一個戴尖帽的魔女,她先是對亞格行了個禮,然後開口說話。

「亞格.貝雅.賽羅瑞斯,魔法學苑即將於二天後舉行例年的畢業考,請帶好所需的器具、法杖、草藥,到”智慧塔”報到,以下有段留言是校長所說,請仔細聆聽。」這時,那位魔女摀起了自己的耳朵,亞格也立刻摀住,因為她準備接受校長的──炮轟。

「亞.格.妳.又.給.我.溜.出.學.校.還.跑.去.史.崔.普.妳.是.想.留.級.留.到.死.就.對.了.是.吧.馬.上.給.我.滾.回.來.不.然.我.一.定.會.把.妳.泡.在.蠑.螈.糞.堆.裡.當.藥.材.一.起.煮.掉!!!…對了,記得幫我和佩莉問好。」校長恐怖的怒吼幾乎快把天花板給掀了,然後那名魔女放下了手,再度對亞格行了個禮,接著”砰”的一聲,魔女消失了,連帶著信也一起不見。

「前…前輩。」房門突然被打開,原來是佩莉。

「吃早餐了,發生什麼事了嗎?怎麼臉色那麼難看?」佩莉一邊遞給亞格換洗的衣物,一邊問道。

「沒、沒事的,我會認床,昨天有點失眠罷了。」亞格連忙撒謊,不希望被佩莉知道自己的事。

「嗯,快點下來吧。」佩莉也沒說什麼便離開了亞格的房間,這讓亞格鬆了口氣。


當亞格下樓時,嵐正在賣力的啃著昨天的烤雞腿,「糟暗。」他口齒不清的說。

「早。」亞格回答,看著沒有半張椅子的餐桌,不知道要坐哪才好。

「坐下來吧。」佩莉說,二張扶手椅跟在她後面飄了過來,在佩莉把炒蛋放上桌時,椅子也在桌子旁安靜的落下。

『不愧是前輩啊,連言靈都不需要就能夠使用魔法。』亞格崇拜的想,一邊希望自己以後能夠像佩莉一樣厲害。

「小鬼,在想什麼啊?再不快點吃,菜可要涼了。」嵐不知道什麼時候站了起來,將在原地發楞的亞格給推到了餐桌前。

「我才不是什麼小鬼!」亞格用力反駁,只可惜對嵐完全無效,他只是拍了拍亞格的頭,然後慢條斯理的坐回座位繼續狼吞虎嚥。

而亞格則是狠狠的瞪了他一眼,然後自己也坐下,拿起一塊麵包,洩恨似的用力啃著。

佩莉在一旁看得是好氣又好笑,『這兩個笨小鬼。』她想。


「呼…呼…。」伊佛不停的喘著氣,臉上的血痕和汗水混雜在一起,沿著他剛硬的臉部線條慢慢的滴落下來。

「喔啊啊啊啊啊!!!」史卓格的眼神失了焦,他對著伊佛舉起大斧,劈了過去。

「住手…嘖…史卓格…你瘋了!!」伊佛大吼,吃力的擋下史卓格的攻擊,但矮人的力度不是一般的人類可以抵擋的,他們既結實又強大,不同於精靈的敏捷,矮人要求的是破壞力。

「噹。」輕脆的金屬撞擊聲,伊佛的巨劍被史卓格給用力擊飛了出去,硬生生的嵌入了旁邊的樹。

「該死的傢伙。」伊佛怒罵,卻不是對著史卓格,而是在史卓格身後,躲在陰影處,披著破爛黑斗篷、飄在半空中的詭異黑影。

那便是影魔──

影魔無聲的嘶吼,史卓格又開始行動了,沒武器的伊佛這時只能逃,卻被樹枝給絆了一下,向後跌坐在地上。

斗篷帽下,幽黑的空間裂開了一道縫隙,看上去就像是在笑,卻笑得令人毛骨悚然。這時,史卓格舉起斧頭,正要向下砍,結束伊佛的小命,卻在下一刻連同一道厲聲慘叫昏厥過去。

伊佛凝神一看,一個黑髮的男孩站在影魔前,單手插進斗篷腦袋的空洞。

「沒實力,就別再踏進森林裡。」男孩說,血紅色的瞳孔以銳利的視線盯著伊佛。

影魔的斗蓬忽然劇烈的抖動著,在縮為極小塊後炸裂開來,幾百道影子順著暴風飛散,其中一道人影正好衝進了史卓格的身體裡。

伊佛回頭正想向他道謝,男孩發現之後卻笑了起來。

「想道謝的話,就向梅妮莎老太婆道謝吧。」然後,男孩朝地上用力一踏,便整個人彈了起來,飛向森林上空。

「奇怪的孩子…。」伊佛搔搔頭,踹了史卓格一腳,倒在地上的矮人發出了嗚咽聲,他這才放下心來,但他沒想到這一鬆懈,竟會造成兩人的末路。


『人類…還真是沒用的種族。』男孩坐在樹梢上,默默的想。

一陣風吹來,括起了葉浪,讓被密林遮蔽的森林出現了些許的光芒,但男孩卻只是嫌惡的拉緊了自己的黑披風「討厭的太陽。」他咕噥著,披風領口處的紅色緞帶隨風飄揚「唉,為什麼是要由我去做這種事,這年頭的大人是都死光了是吧?」男孩自言自語著,並化為一隻蝙蝠,向西飛去。


「前輩,嵐先生,謝謝招持,我要走了。」亞格在酒店門口行了個禮,騎上掃把後,便依照來時的方向離去。

過了會兒,嵐從椅子上站了起來,舒通一下筋骨後向佩莉望去「吶,佩莉,我要去巡一下森森,”他們”似乎又開始在活動了。」他說。

「那就連”那個”一起帶過去。」佩莉回答,並轉身走入酒窖,這讓嵐有點不滿,他又不是不知道。

『真的把我當成笨蛋了是吧?』他生氣的想,並把手中的麵包給捏爛。


「不要,為什麼我要和人類溝通?他們既無禮又自大,一點用處都沒有!」黑暗的房間裡,男孩大聲咆哮著。
「夠了!雷爾,這是你身為吸血鬼貴族的責任,也是你爸媽把你托給我的原因,更別說你是德斯兀羅家的最後一支血脈…」回答他的則是另一道更為高亢的尖細女聲,卻有如交響樂般的參雜,明明是由一個人口中發出,卻像好幾個不同的人同時說話一樣。
「可是…」被喚作雷爾的男孩似乎還想說什麼,但方才的女聲只是厲聲阻止,不讓他有把話說完的機會。
「雷爾!」
「好啦,我知道了嘛。」最後,雷爾懊惱的屈服了。

『怪了,幹嘛我要想起那老太婆說的話?』雷爾在森林中找了顆茂密的樹休息,一邊注意著森林裡的變化,一邊想著。

發覺心思又回到那充滿霉味的小房間,雷爾搖了搖頭,試著把它們通通甩出去『對了,那老太婆說什麼來著,我要找的人是被魔獸困住,看起來一副玩世不恭的人類…誰啦!!!!』他抱住頭,對抬頭對著樹梢大吼大叫。

『什麼鬼聲音啊?』嵐一邊賣力的跑著,一邉疑惑的想,沒想到會在這時碰到了靠在樹上的伊佛和醒來的史卓格。

「嘿,伊佛,想不到你們還挺厲害的嘛,他被你們解決掉啦?」嵐說,看起來是很驚訝,因為影魔其實不怎麼好對付。

伊佛卻更驚訝,嵐是怎麼知道的?但他沒說出口,因為有更緊急的事「嵐,快跑,那傢伙要來了…影魔只是誘餌!!」突然,伊佛的臉色變得相當鐵青,在他旁邊的史卓格也一樣,胸口凸起並劇烈的起伏。

「快走!」史卓格用盡最後一絲力氣,以變調了的聲音大吼,接著下一刻,兩個人都爆裂成難以估計的血塊,血濺到了嵐的臉,難以壓抑的憤怒也同時染紅了他的金眸。

「我嵐.費崙加特,發誓今天一定要除掉你,格羅姆-沼澤巨獸!」他對著天空大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