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諸殺靜蓮】

關於部落格
  • 1087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The Defective Tragedy (AU RK) Opening


“流鬼死了”

接到這樣的訊息,麗相當的震驚,一開始甚至把它當成開玩笑
儘管他一直拒絕去相信,但在到了醫院時,麗確實崩潰了。

「怎、怎麼會這樣?」他結巴的問著渾身是血汙的葵。
「我和他去街上,旁邊有輛車撞過來,流鬼他推了我一把…。」葵的聲音不帶一絲情感,麗則是抓住他的衣領大聲的吼著。
「那為什麼不在第一時間就送他來醫院?!」葵只是用一副漠不關心的眼神看著麗,輕柔但不可置否的拉開麗抓著他的手,接著轉身離開醫院。

幾天後的喪禮上,麗又見到了葵,那時他正在接待前來的客人,麗原以為葵會對流鬼有一絲愧疚,臉色應該不會好到哪去,沒想到他見到的竟是滿臉笑容的葵。

「你這傢伙,到底有沒有把我們這些朋友放在眼裡過?」麗憤怒的質問,而葵卻只是拿了一包菸,微笑著問他要不要抽。

喪禮結束後,葵回到家,發現麗在門口等他。
「有什麼事嗎?」他笑著問。
「城山 優,你最好把事情給我解釋清楚,否則我鐵定會恨你一輩子。」麗冷冷的說,他用力的瞪著眼前那對朋友亳不關心,甚至連點後悔都沒有的傢伙。
「是嗎。」葵說,「那,你可能要恨我一輩子了,很抱歉。」他的話讓麗氣得轉身就走,還故意踩過他的腳。(等一下…這是笑點吧….。)

葵進了家門,頹然地坐倒在玄關,眉頭深鎖的他,從上衣口袋中摸出了那張他、麗和流鬼的照片。
「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他對著照片不斷的道歉,淚水輕輕劃過他的臉頰,滴落在照片上。

『吶,葵,要不要一起來拍照?』
『蛤?現在嗎?等一下啦。』
『葵你很慢欸!麗,不要理他了我們自己來拍啦!』
『流鬼!』
『哈哈哈,開玩笑的啦,麗你幹嘛生氣啊?』
『好啦好啦管你的,葵你過來一點啦!』
『等、等一下…』
『咔嚓。』
『我看看,噗…流鬼你又變胖了對吧?』
『哪有啦,麗你不要亂講!!!』
『明明就有,你看葵都快被你擠到看不見了啊哈哈哈…』
『該死的!那是反光啦反光!!!混帳!不準笑!!!』

葵擦拭了一下照片上的淚水,專注的看著照片裡,那個笑徥開懷的麗。

“我其實很愛你,但這只能是袐密”
“而且我想,我應該是找不回你的笑容了”
“如果你知道的話,會原諒我嗎?”

「不,不可以讓你知道…絕對不行。」葵自言自語著,另一方面,麗則是在流鬼的墓前獨自喝著悶酒。

「流鬼,你為什麼要救他?他根本就不把你當成一回事啊…」麗喃喃的說,接著又是一杯苦酒下肚。


雖然缺少了主唱,但在公司極力的挽留下,GazettE最後答應了,但他們也同時要求,在流鬼去世後的一個月之內,不可以要求他們找新的主唱,而公司當然同意這點,因為雙方都還有很多後續的事情沒有處理,也有很多需要調適的地方。

「玲汰,今天葵不會過來是嗎?」戒從鼓推後方探出頭來,問著正在為BASS調音的玲汰。
「不清楚吶,再等一下好了,他有說他會晚點的樣子…」玲汰調好音,坐回沙發上彈著新曲用的曲子。
「那傢伙最好不要來…。」麗寫曲寫到一半,抬起頭來大聲的說。
「…。」戒和玲汰互望了一眼,並未再多說什麼。

 

因為那是個約定,一個令人心痛的約定。


『可以請你們不要告訴他嗎?』
『可是你…』
『拜託了…』
『這又不是你的錯,何必這樣子呢?』
『是,這是我的錯,流鬼會死全都是因為我太不小心,所以就算後果是如此我也不在乎。』
『可是葵你明明就是喜歡麗的。』
『所以更不能說…我求求你們…就讓我任性這一次吧…』
『你要是撐不住怎麼辦?會瘋掉的啊!』
『就算瘋了也好,我真的不想讓他知道…我沒有這個資格…』
『葵!』
『算了…戒…算了吧。』
『玲汰…』
『他們的事,我們沒有管轄的權力…』
『…葵,真的不行了的話,一定要說出來啊…』


聽到麗說的話,葵握著門把的手微微頓了一下,但他仍是轉動門把,進去團練室。
「啊啊…抱歉抱歉,路上塞車,我遲了一下。」葵微笑著說,但麗一見到他就立刻把頭轉回去。
「都幾點了說遲一下?那你乾脆晚上再來好了,反正我們都可以像白痴一樣等你,用這種態度我看什麼單曲也不用出了。」麗說,繼續寫他的譜,連頭都沒抬一下。
「啊…哈哈….真是很不好意思吶,我會注意的,擔誤到大家的進度,抱歉。」雖然麗是這樣說,但葵仍是維持笑臉,並不生氣。
「沒關係啦,葵,幫我看看這一段的鼓聲效果好不好…」戒連忙打圓場,出聲阻止麗再繼續說下去。


“讓你恨我,比起隱暪我愛你還要來得容易。”
“至少,你不會那樣容易發現我對你的感情。”

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