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諸殺靜蓮】

關於部落格
  • 1087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The Defective Tragedy (AU RK) HappY Ending

麗越來越不能理解葵的行為,
沒錯,他確實對流鬼的死漠不關心,所以自己恨他是應該的。
可是為什麼,他待自己是那樣的好?
這個問題在麗的心中已經盤旋了很久,仍舊是沒有答案。

“他盡其所能的包容你,但你不明白為什麼”
“你沒看過他在你背對他時才有的愛戀眼神”
“沒聽過他在夜裡對著你的照片唸出的愛語”
“你根本不知道他愛你。”

麗曾試著在他眼中看出什麼端倪來,但葵那雙沒有溫度的眼睛似乎已經證明了一切,到了最後,麗也放棄再去尋找答案。


今天是2月14號,應該是充滿粉紅色快樂的情人節,但在GazettE的團練室中仍舊是一點生氣也沒有。

「麗,可以幫我個忙去買個什麼可以吃的東西回來嗎?」身為團長的戒,為了處理團務實在是忙得不可開交,中餐也沒時間做,只好請其他人去買外食回來。

「好。」麗面無表情的說,在經過葵的面前時,微微頓了一下,接著就飛快的離開團練室。
當門一關上,不知怎麼的,大家都鬆了一口氣。

「戒,有什麼要幫忙的嗎?」葵緩緩的開口,只有麗不在時,他才敢主動的幫忙。
「嗯,把第三段到第五段的節奏改快一些,吉他合音的地方有點鬆散。」戒說,有相當自我要求葵的幫忙,曲子的部分他可以比較輕鬆些。
「接著開頭的音效也還要再做過才行…如果流鬼…啊…抱歉…葵…抱歉…」發現自己說錯話,戒連忙道歉,但葵只是笑著搖了搖頭。
「有流鬼的在的話,一定可以想出很棒的音效或是吼聲,沒關係的,戒,我只是很後悔…為什麼那天死的不是我…。」葵苦笑著說。
「你在說什麼鬼話?也不想想流鬼救你的用意,我認識的葵不是這樣的人啊,你這樣子怎麼對得起流鬼、我、戒,還有麗?」隱忍已久的玲汰也爆發了,葵自暴自棄的話,實在令他很憤怒。
「我…」葵正想開口,門卻突然開了。
「那個,我打擾到你們了嗎?」Kra的主唱景夕小心翼翼的探出頭來,手上拿著一個綠色的青蛙錢包。「這個東西,掉在門外了…」景夕說。
「啊勒…那個…好像是麗的錢包吧?」戒定了神,葵則是不發一語的從沙發上起來,走過去接過景夕手上的錢包。
「我去找他,譜,等我回來再改。」葵說完,立刻就離開了,留下景夕一個人在門外,有點不知所措的看著他們家的團長和貝斯。

麗站在十字路口,有些出神…
他不是不知道每當他離開團練室時,大家那鬆了口氣的情況,但實在是不明白為什麼,好像有種被抛棄,卻又不是那麼一回事…
抬頭看了一下紅綠燈,時間不太夠,要快點過馬路才行。
「麗!」聽到熟悉的聲音,麗反射性的回頭,看見了那抺向他狂奔過來的焦急人影,和一輛即將撞上他的卡車…
「磅!」一聲巨響,麗被震飛到一旁的地上,卻沒有預期碰撞的疼痛感,他只是呆呆的望著那倒在他左前方,手上仍握著他錢包的-葵。
“「我和他去街上,旁邊有輛車撞過來,流鬼他推了我一把…。」”
腦中響起葵所說的話,愧疚和緊張感一瞬間佔滿了麗的思緒,他立即爬起來衝到葵的旁邊,吃力的把他的上半身抱在懷中檢查傷勢。

血不斷的從葵的衣服底下滲出來…染紅了馬路,也染紅了麗的手。
「葵!葵!睜開眼睛啊!你被撞到哪了?…誰來幫幫忙打個電話叫救護車好嗎?葵!」麗聲嘶力竭的大喊著,路過的人見狀也趕緊幫忙拿起手機播打電話。
「麗…」葵虛弱的開口,奮力的睜開視線已經模糊不清的雙眼。
「葵…葵,振作點,撐下去,救護車很快就到了!」麗激動的說,並努力的壓住葵的傷口,但血還是一直流出來。
「對…不起…不能再…陪你了…咳啊!」葵吃力的說著,並咳出一大口血,濺到了麗的衣服和臉上…
「你胡說什麼?城山優…我還不準你死…不準你死你聽到沒有…」看著葵的模樣,麗又緊又難過,眼淚混雜著血汙不停的流下來。
「別哭了啊…xxx…」用盡最後一絲力氣的葵,緩緩的閉上眼,昏死過去,在意識消失前,他聽見麗的大吼、救護車的聲音和流鬼的笑語。

“該醒了你”

「流鬼?!」葵驚訝的望著穿西裝打領帶的流鬼,再看看自己,全身的白衣,他死了嗎?

“想什麼啊?你死不了的啦。”流鬼笑著說,走到葵的旁邊。

「可是你為什麼…我又為什麼…」葵完全無法理解現在的狀況,這個地方似乎是醫院,但卻一個人都沒有。

“喔~我只是想在臨走前回來一趟看看你們這些傢伙過得怎麼樣,看來你也跟我一樣挺衝動的嘛?”流鬼邊笑邊說

「總不能叫我眼睜睜的看著他被撞吧…。」葵苦笑著說,腦中似乎閃過什麼。

“所以啦,原諒你自己吧,我可是一點也不恨你這傢伙啊。”流鬼說,並輕輕搥了他兩拳。

「流鬼…」葵感激的說,想要救對方的心情,他和流鬼都是一樣的。

"快回去麗身邊吧,他已經等你很久了…”

「等等,你說你要離開又是…」葵還沒說完,流鬼便開口打斷他。

“離開是為了相遇,時間不早了,我該走了,嗯,期待半個月後的好消息吧!”流鬼說,一眨眼,他就已經消失了。

葵又楞了好一會兒,轉頭看著他左手邊的白色房門,他輕輕的把它推了開來。

小小的病房,城山優的身體就躺在病床上,有個金髮的人兒坐在旁邊不停的哭著…
葵自然而然的伸出手,攬住那人,對他說

「麗,別哭了啊。」

迎接他的是一個很緊很緊、緊到他都快不能呼吸的擁抱。
「你沒死…你沒死…我就知道你沒事…。」麗緊抱著他,抽抽噎噎的說。
葵笨拙的輕輕拍著麗的背,總覺得傷口好像被扯到了,雖然痛但卻很快樂。

最後麗終於放過他,坐回自己的座位,想起自己的舉動,臉很不好意思的紅了,葵看到了也沒說什麼,只是噙著一抺笑,不發一語的看著他。

「那個…抱歉!噗…」兩道聲音同時響起,又不約而同的一起道歉,接著一齊大笑出聲。
「咳嗯…那個,對不起,我不該那樣對你的…。」麗先止住了笑意,以一副做錯事被父母發現的表情道歉。
「不,那不是你的錯,你會誤會也是因為我那時原諒不了自己的原因。」葵笑著說,握住了麗放在床單上的手。
「你,真的一點也不介意嗎?」麗抬起頭,認真的看著葵。
「嗯,相反的,你原諒我了嗎?」葵回問,語氣中帶著一絲期待。
「沒有。」麗說,這讓葵頓時緊張了起來,臉色有些難看,「因為你,還欠我一個很重要的解釋。」麗拿出了葵的筆記本,笑著說。
「原本,不打算讓你知道的。」葵說,一把將麗攬進自己懷裡,「可是我改變主意了,我,城山優,非常非常的愛你,高島宏陽。」說完,並在麗的額頭烙下柔柔的吻,這讓麗的淚水再度潰堤。
「你這個無藥可救的笨蛋,讓我緊張半死,要是你真死掉的話我要找誰哭訴去…。」面對麗的指控,葵開心的照單全收,他捧起麗的臉,認真的看著他。
「那,我親愛的女王陛下,你願意讓這個無藥可救、害你緊張的要死、笨到不行的我纏著你一輩子嗎?」葵笑著說,還沒等麗回答出聲,就在他的唇上印下一個溫柔又綿密的吻,畢竟麗的唇形已經給了他答案,那他又何必再等呢?

此時,門外的戒和玲汰正在苦惱著要不要進去…
「我看我下次也去被撞一下好了…」玲汰小聲的說,不過戒可沒聽漏。
「你要是真的去撞了我會幫你叫葬儀社的人來收屍。」戒回頭給了玲汰一個閃亮亮的微笑後,推開房門去祝賀葵跟麗,把可憐的玲汰給丟在外面。

嗚-真不領情…

又過了半個月…
「喂~有面試的要來喔。」葵走進團練室說,順道吻了坐在沙發上的麗,看見這一幕的玲汰實在有種想把布條拆下來把自己給勒死的衝動。

他不想天天都被LOVE LOVE泡泡K到啦!!!

「還有啊?這麼晚了。」麗吃驚的說,雖然今天是最後一天,但他實在沒想到都快七點了還有人來。
「你待會就知道了。」葵神袐的說,完全不理會旁邊那怨恨到可以在他身上挖洞的眼神,繼續和親親老婆咬耳朵。

一會兒,戒滿臉笑容的帶著一個身高約162,臉看起來很好捏,長相和身材幾乎與流鬼無異的人進來。
「那個…不好意思,這麼晚了才來麻煩你們…」嗓音與松本貴之-流鬼絲亳不差,葵第一眼看到他時就確定了這個人絕對是流鬼(的轉世)。

「那,請為這首曲子的副歌填上歌詞,然後唱出來吧。」葵說,並努力合起自家愛妻那幾乎要掉到地上的下巴。

結果可想而知,流鬼(的轉世),輕鬆擊敗了其他的面試者,重新的回到GazettE的擁抱。

之後的某天,葵拿著一瓶蘋果汁遞給他,並說

「歡迎回來,流鬼。」

他頓了頓,接過蘋果汁,然後回答

「ただいま。」

The Defective Tragedy of happy Ending-En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