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諸殺靜蓮】

關於部落格
  • 1087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偷吃也要看後果 ( 雅ALL/戒雅戒(?))

日本,Peace & Smile Company

早上…

「雅!!」兩道偌大的吼聲(應該是一道吼聲外加另一道哀嚎)自The GazettE的休息室中傳出,只見PS公司裡的龍頭老大一臉賊兮兮的模樣從一團亂的休息室裡溜出來。

「玲汰你冷靜點!」流鬼死命的拉住只想找某人算帳的親親老公,完全忘了自己的臉頰才剛被那個”某人”給偷襲過。
「城山優你最好給我解釋清楚!!」葵可憐的跪在地上接受自家愛妻的質問,只因為剛才有個人在他身上毛手毛腳的。

難得有機會大家都待在公司裡,雅一邊哼著歌一邊找尋下一個受害者。

「奇怪?怎麼穿不下去…虎!你是不是拿錯了啊?」
「哪有,一定是將你變胖了。」
「才沒有好不好,還有把你的手給我拿開!」
才剛經過Alice nine的休息室,耳尖的雅就聽到方才的爭吵,二話不說立刻推開門走進去…

「啊勒?雅前輩?」一臉兇巴巴的將和被將一腳踹到沙發上的虎頭時被嚇到。
「哎呀?我以為你們在吵架所以進來看看…發生什麼事了?」笑得人畜無害的雅正步步逼近穿緊身豹紋褲只穿到一半的將,而精明的虎當然看出來了,但礙於將的兇惡眼神,姑且先看他想做什麼。
「虎啦!他拿錯了,這褲子不是我的size啦。」將一邊抱怨一邊想把褲子脫下來,卻被雅給阻止了。
「這個?行的啦沒問題。」雅運用他穿各式衣服多年的經驗,幫將把褲子給穿起來,順便偷摸了幾下將渾圓的臀部之後才揮手離開。
「前輩真是厲害…呃…虎?」一轉頭,臉黑到不能再黑的虎把將給拖到旁邊,而這時門又開了,進來的是hiroto。
「hiroto,告訴NAO,今天不用團練了。」虎飛快的把hiroto給”請”出去,然後鎖上休息室的門。
「虎!等、等一下唔、唔嗯…。」這是站在門外的hiroto最後聽到的聲音。
「可是NAO也叫我要跟你們這樣說啊…。」hiroto小聲的抱怨著。

「那就這樣,要好好加油喔~~我先走囉!」雅依舊帶著他那迷死人不償命的笑容走出他今天最後拜訪的Band休息室-SuG
「是~~。」武瑠、YUJI、CHIYU三人開著小花,高興的和大前輩揮道別。
「孩子的爸,你覺得他們有發現被吃豆腐嗎?」MASOTO看著站在門口開花的三個人,悄聲問道。
「孩子的媽,我覺得沒有。」Mitsuru嘆了口氣,繼續敲他的鼓。

中午,大家都無精打采的到餐廳去吃飯(SuG除外),而大忙人雅,因為社長有事找他所以恰巧不在。

「為什麼我會遇到這種事…。」葵沮喪的盯著他的便當說…

「別這樣,我跟你道歉嘛。」麗試著安慰他,不過成效不怎麼佳就是了。

「我還不是一樣…。」流鬼嘟著小嘴,另一隻手仍是緊拉著玲汰。

「可惡!!」玲太暴躁的說,看得出他應該是很想把臉上的布條拿下來把”某人”給勒斃。

「虎你太過份了。」將淚眼婆娑的說。

「又不是我想這樣。」虎氏仍舊是依然故我。

「這是夢魘啊…。」沙我趴倒在桌上,完全提不起勁。

「起來啦,桌子很髒。」NAO拿著便當猛吃…

「他搞什麼啊…」舞憤憤不平的用筷子戳著便當裡的肉。

「就是嘛。」景夕也是一臉不悅的說,一邊偷瞄著默默無語垂頭喪氣坐在椅子上的結良。

「我快發瘋了啦。」女雅下巴放在桌面上,用著無奈的表情說著,一志拍拍他的肩,搖了搖頭。

「那個…請問…我是不是錯過什麼了?」因為早上有急事而沒到的戒這時開了餐廳的門進來,卻看到大家一片死氣沉沉的樣子(SuG除外),有些吃驚。

『平常大家都瘋瘋顛顛的啊…』戒想。

「雅啦!」玲汰率先爆發怒氣,只差沒拍桌起立了。
而大家不約而同的用著各種表情望著戒,有怨念的、火大的、無辜的、呆滯的、看好戲的、無奈的、搞不清楚狀況的(這絕對是那笨蛋三人組)
「他怎麼了嗎?」一聽到雅,戒馬上堆起滿臉笑容,聽著大家敘述來龍去脈,隨著時間過去,戒的笑意越來越濃,但大家卻感到渾身寒意。

「我知道了,我會去找他好好"討論"一下。」戒說完後,拿著自己的便當朝著雅的休息室走去。

『雅,你這是自作孽可怪不了我們,不過看在兄弟一場份上,我們會替你燒柱香希望你一路好走…』眾人不約而同的想著。

「痛痛痛…戒…等一下…不可以拉那邊會痛會痛啊…」
「喔~所以你在摸人和偷親人的時候都不會痛囉?那我還要再加把勁。」
「嗚啊…我知道錯了…痛啊~~~。」
「哼哼、你今天別想有飯吃了!」

以上是兩名敢死隊(hiroto和NAO)去休息室門外偷聽到的結果…
所以說偷吃也要想想後果,不然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