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諸殺靜蓮】

關於部落格
  • 1087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APH同人 米露 - 再見

第一次見面,他和弱小的蟲子沒兩樣,你只需要輕輕一踩就可以讓他變成地上的一塊污漬,水一沖就消失得乾乾淨淨。

第二次見面,你和他變成了朋友,和他背靠著背相互扶持、作戰的感覺令你很安心,但他的成長卻令你害怕,害怕會就這麼失去他,怕他會抛下你,遠走高飛。

之後

 

之後的...

 

第三次見面,你只想著毁掉他──不是為了國家,只是為了自己。

 

 

 

「愚蠢的傢伙,給我放手!」他在你懷裡掙扎、扭動,無法擺脫你使他很洩氣,但更多的是憤怒。

 

「我已經說了吧!只要是你討厭的事我都會去做!只要你不肯回來的話」你話語中的心虛滿溢著對他的情感,但不敢承認,而他也沒注意到這點。

 

「去你媽的!」勾拳向你的左腹打去,但你硬是忍下了這一記,用全身的力氣將他推向牆面,當他背部撞上牆而發出悶哼的聲音時,你藉著些微的身高差欺上他的唇,開始屬於你的略奪。

 

剛開始,他的反應劇烈,一度咬住你的舌,直到血味漫延至整個口腔。特有的氣味一點一滴滲入,由掙扎和推拒變成環抱,由撕咬變成擁吻,你的體溫逐漸傳至他一向冷冰的身體上。

 

為什麼?」為什麼你們之間的感情會變了調?是在哪個鍵踏錯了才會譜下這曲不協調的旋律?他不懂。

 

你笑著,脫去他的外衣

 

答案很簡單-

 

撫著他略微蒼白的臉頰,解開上衣的扣子

 

你想要他等你-

 

扯掉皮帶,拉下拉鏈,你張口吞入他的

 

而他,想要你只看著他-

 

 

將臉埋在枕頭中,努力不發出聲音,他的臉紅得像是在加州的烈日下曬了一整天。

 

沾了點乳液作為潤滑,你掰開他柔嫩的部位,深入的兩指在他體位刮騷著,感受他收縮時傳來的震動和顫抖。不懂為什麼要這麼做,但已經停不下來了,想要他的欲望。

 

悶在枕頭中卻無法抑制自己發現引人暇思的靡亂呻吟,他不知道為什麼會就這麼順從的抬高臀部,像個女人似的趴著,很丟臉、很羞恥,卻有種異樣的期待。

 

「伊萬?」你第一次喚他的名字,應該是很陌生的他卻在這刻變得熟悉起來,彷彿你們從很久以前就已經認識、彷彿你們本來就會在一起做這檔事一樣。

 

他沒有回話,只是睜大著眼,以他所能的回望你-無聲的邀請。

 

「伊萬。」像是要幫他確認什麼似的,你又喚了一次,然後挺入。自入口便顯得緊緻的身軀令你越發昂揚,充分潤滑的內壁無法阻止你的深入,在完全進入後更是渴求的、不留一絲空隙的貼合。

 

默默的承受你的進入,他抓著枕頭的手指用力至泛白,鎖緊的眉表達出他的痛苦,溢出口的嚶嚀卻清楚傳達了那接隨痛楚而來的歡愉。

 

「伊萬伊萬」你開始像是著了魔般的喊著,提醒著被你不斷貫刺的他,你在這裡,就在這裡,只看著他,索求著,連結著。

 

劇烈交合所牽出的水聲使他渾身燥熱,自己的名字像是一帖媚藥,從你口中喊出,沒有間歇的刺激著腦袋,混雜著攀升的快感令他無法思考,只能低頭喘息。

 

緊嫩的肉壁在灼熱抽出時被強行翻開,等待下一次挺進時能更加契合的包覆住入侵的硬物,「啊啊」無法克制的浪叫,他高大的身形此時只能顫抖著接受你的全部,迷濛的表情令你沉醉。

 

-再也不想放開了

 

 

 

「別離時感到的難過和痛苦會在下次見面時一掃而空的。」你和他坐在剛才激情過後一團槽的床上,同時說出這句話。

 

相視而笑後,你留下一根抽到一半的雪茄;他留下半瓶沒喝完的伏特加。

 

 

那麼,再見了-

 

 

End

 

 

我知道這三個字打出來我會被一推人扁,用車輪輾過,亂棒打死

但是

他媽的拎盃沒梗了啦(中指)

H也是要殺腦細胞的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